阳江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念神 第三章-一念屠神

发布时间:2019-10-13 08:15:26 编辑:笔名

念神 第三章:一念屠神

乐阳的心情刚刚好diǎn,猛然看见居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酒鬼老头,诧异的坐起了身形,愕然道:“你是谁?”

“呵呵,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个少年能有多大的伤心事,居然要在这凄风苦雨中受这样的苦楚。”老者不答反问。

“谁説少年就没有伤心事的?”

乐阳愕然看了一眼老者,突然心中一震,凭他强大的神识,居然看不透眼前的老者,眼前的老人给人深不可测,却又给人平凡如常的感觉,很是矛盾。

“哦,那你到是説説。”

老者淡淡一笑,喝了一口手中的酒,居然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在乐阳旁边的草地上躺了下来,只是他体表的光晕,始终让雨水无法接近他的身体。

“须知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不管是xiǎo孩、老人还是成年人,都会遇到伤心的事,常言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有谁能够完全幸运的不发生任何意外。”

“呵呵,xiǎo家伙,年纪不大,感触到是挺深的嘛!”

老者诧异的看了一眼乐阳,目光深邃的笑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ba九,重要的不是怨天尤人,而是如何面对;我看xiǎo友天赋,将来定非池中之物,他日定会成为一代风云人物,苦难只是对人生的一种磨练而已。”

“何以见得我非池中之物?”

乐阳淡淡一笑,心中微惊的问道。

“呵呵,xiǎoxiǎo年纪,精神魂力便如火山喷涌,汹涌彭拜,连高深念师都望尘莫及,此等天赋,万古无一,他日定会一飞冲天,岂会平庸?”

“老丈果然目光如炬。”

乐阳心中一震,这个老头当真是高深莫测,也不矫情,在这个神秘的老者眼前,他估计什么都被对方看穿了。

“xiǎo友的天赋举世无匹,老夫很是心动,本欲收你为徒,但老夫一向懒散惯了,没有心思教徒弟;不过你我也算有缘,我这里有神念武技一篇,送与xiǎo友,也当结一桩善缘。”

老者眼中神光湛湛,説完,伸手一diǎn,一道光芒便射进了乐阳的脑海中,下一刻乐阳感觉脑海中多了一篇精神武技。

“此武技叫一念屠神,威力惊天动地。”

将武技心法传给乐阳后,突然老者的眼中迸发出了数米长的金光,下一刻一股撼天动地的波动以老者为心中,平静的荡漾而出,瞬间整个天地仿似静止了。

自九天洒落而下的倾盆大雨,一瞬间猛然静止凝固,然后,倒向着向高天逆流了回去。

在这一刻,天地间出现了一道奇景,雨水倒流,天地仿似倒置了一般。

万千雨幕在老者的一念间,犹如亿万把刀兵激射向了高天,片刻后在九天之上同一个地方相遇,接着爆散开来,震动的整个虚空都在颤抖。

下一瞬间,九天之上出现了一道‘天河’,奔腾咆哮着自天空缓缓流淌而过,壮观之极。

直到流淌出很远,仿似到了天边,那条天河才猛然砸向大地,在隆隆声响中,远方的一片山林,被这条天河冲击得支离破碎。

直到此刻,倾盆大雨才再度洒落而下,重新浇灌在了大地上,也落了乐阳的身上。

一念之威恐怖如斯!

乐阳目瞪口呆的看着老者,被深深的震撼住了。

“此武技,在整个大陆上都算上等,你如今精神力虽然特殊,不能大量动用;但贵在强大,可以偶尔用用,因此可以发挥出此武技的一丝威力,关键时刻可以作为保命的法宝。”

老者看乐阳呆愣的表情,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看似随意演示的一击,其实已经为乐阳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为他树立起了武道信心,竖起了一面高远的旗帜。

“多谢前辈。”

在这一刻,乐阳对这个邋里邋遢,看上去仿似醉鬼一般的老人多了几分尊敬和信服。

“xiǎo子,有缘再见了。”

突然老人看了看远方,目光深邃的笑了笑,一步迈出便到了十丈开外,接着只是轻轻的又迈了一步,便消失了影迹。

“绝世强者!”

看着两步迈出便消失的老者,乐阳感觉浑身一阵热血沸腾,所有悲伤情绪瞬间消失了,眼中猛然射出了两道明亮到了极diǎn的光芒。

“乐大哥。”

而就在此刻,一个焦急的声音从旁边不远处传来,貂儿被那巨大的动静吸引,dǐng着倾盆大雨终于找到了这里。

“终于找到你了、、、、、、、”

看着草地上,半坐半躺的乐阳,貂儿脸色欣喜的跑到了近前,随后眼圈一红,猛然感觉心中莫名一痛,快速将头上dǐng着的一片遮雨的奇怪植物的大叶子,遮挡在了乐阳的头dǐng,接着揪心的问道:“乐大哥,你没事吧?”

先前那几人的谈话,貂儿和清风婉玉几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乐阳的出生和遭遇

,让貂儿感觉莫名其妙的心疼;后来乐阳跑出沉眠客栈后便不见了踪影,貂儿一直寻找都找不到,差diǎn没急坏,此刻猛然找到,心中是既喜又忧,居然忘了追问刚刚那巨大的动静。

感觉到头dǐng上空,突然消失的倾盆大雨,乐阳抬眼看了看貂儿,只见貂儿衣服早已经湿透,可见她应该是一直在找自己,而此刻少了叶子的遮挡,她周身的衣服上无数的水流在不停流淌,但她却没有去在意,只是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那温柔的眼神,让乐阳心中一颤,一股暖流直冲脑海,快速起身,鬼使神差的一把抱住了貂儿。

貂儿的衣服,早已经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那玲珑的身段尽显无疑,特别是那一对高耸,更是显得特别坚挺。

此刻一抱住,乐阳顿时便感觉到了两团弹性十足的柔软紧紧的dǐng在了自己的胸前。

被乐阳抱住,貂儿先是一愣,随后面色瞬间变红,脑袋嗡的一声,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也忘了做出任何反应,下一刻,身体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了起来,看上去应该是紧张和激动所致。

虽然是在雨幕中,但那抱着的身体上传来的温度,清晰可感,而且越来越热,这让乐阳心中泛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下意识的将那柔软而芳香的身体又搂紧了几分。

“乐、、、、、乐大哥、、、、、、、”

随着乐阳的搂紧,貂儿感觉心中升起的异样越来越强烈,终于有些不安和惊慌的叫了乐阳一声,接着缓缓推开了他。

“恩,我、、、、、、那个、、、、、、”

刚刚那莫名其妙的冲动,让乐阳感觉心中有一团火在窜,想将貂儿搂得更紧一些,但随着貂儿的挣扎,乐阳猛然惊醒,快速松开了她,有些心虚和脸红的支吾了起来。

随着离开乐阳的怀抱,那异样的感觉稍缓,但貂儿却又有些怀念了起来,对乐阳的话也没有在意,只是低着头,脸色发红的也不知在想什么,场面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这里雨大,我们回客栈吧。”

见场面沉默得有些压抑,乐阳忍不住开了口,説完,捡起不知何时已经掉在地上大叶子,遮挡在了貂儿的头上。

“恩。”

看乐阳为自己挡雨,貂儿心中突然感觉一甜,从鼻孔里轻轻的应了一声,与乐阳并排着,向沉眠客栈的方向走了回去。

经过老者和貂儿的事情,乐阳心中的悲伤情绪虽然消失了大半,但这一夜对乐阳来説,却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日,清晨。

休息一晚的六人,向曲幽城返了回去,乐阳依然是斗笠遮面。

既然知道了曲幽城有大危险在等着自己,乐阳当然不会那么傻逼的,大摇大摆的返回曲幽城去。

灵隐山脉距曲幽城不远,两个时辰后,众人进入了曲幽城中。

一路上有巨人降龙和金灵雀跟着,倒是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但当那些眼神,看见旁边的索妮后,便又释然了。

索妮是谁!

那可是火袅拍卖行在曲幽城的护法,实力、权利那一样不是曲幽城数一数二的人物。

购买巨人,收服灵兽对她来説还不是手到擒来。

终无数的修者,也只是看看,饱饱眼福,没有谁敢上前找事。

不多时,几人返回了貂儿他们购买的那个xiǎo院。

一个时辰后。

“你想拍卖灵药?”

索妮诧异的看着乐阳,愕然的问道。

“没错,我和貂儿坠下悬崖后,在崖底发现了几株三品灵药,我想将它拍卖了,换diǎn钱花花。”

乐阳无奈的diǎn了diǎn头,苦笑了一声。

“三品灵药?”

索妮一惊,诧异的看了看乐阳,随后diǎn了diǎn头,道:“这个不难,我帮你安排就是,只是不知这药是多少年份的?”

同样是三品灵药,年限越久的价格则会越昂贵,特别是上了千年的灵药,更是稀有,通常都是同等灵药中的天价。

“恩,千年以上吧!”

乐阳沉吟了一下説道。

“什么?千年灵药?”

索妮平静的面色猛然一惊,这千年灵药可是同等灵药中的,价格昂贵得吓人,就算是在这曲幽城中,都是稀珍之物,一旦出现,立刻会被人疯狂争抢,每一次的价格都会争抢得极其吓人。

“我马上回去帮你做安排,后天正好有一场‘贵宝’拍卖会。”

一听是千年灵药,索妮有些安奈不住了,这等希珍之物,为拍卖行带来的利润那是巨大无比的。

先不説那极高的拍卖费了,这消息一旦散播出去,局时不知会吸引来多少富豪、巨商,这将会给其它拍卖的物品带来更多的竞争,从而使那些物品的价格达到化,这样一来拍卖行的抽成也将会达到一个令人欣喜的数字。

而这所谓的‘贵宝’拍卖会,是火袅拍卖行,为了使好东西能够得到化的利益,将接到要拍卖的好东西,累积起来,每半月才举行一次的特殊拍卖会。

因此在这‘贵宝‘拍卖会上拍卖出来的东西都是希珍之物,价格昂贵自然不用多説,不过因为东西的珍贵,每一次拍卖会都会吸引来无数的财主、巨商,有时一旦听到风声,就连曲幽城其它的三大势力都会参与竞拍。

在此种措施之下,这些希珍东西的价格每一次都能够达到化。

此刻听索妮如此説,乐阳虽然没有明白什么是贵宝拍卖会,但看她答应,快速道起了谢来。

“恩,不知你这千年的三品灵药是何物,为了能够使你的利益得到,我在安排的时候需要放出一些风声。”

索妮摆摆手,示意乐阳不用谢后,沉吟了一下,开口问了起来。

“紫血幽兰、千叶灵草、、、、、、还有金琼玉参。”

乐阳思考了一下,平静的説道。

“紫血幽兰、、、、、、、”

索妮愕然一惊,娇躯忍不住一颤,喃喃道:“还有千叶灵草,金琼玉参、、、、、、、、、”

我滴个天!这些可都是三品灵药中的,且还是千年以上的,就更加是绝世珍品了!

过了好半响,索妮才稳住激动的心情,缓缓平静下来,有些难以置信的道:“可否把药给我看看,我需要带回拍卖行鉴定,这是行规,就算我也不能违反。”

“当然可以。”

了解的diǎndiǎn头,乐阳将提前准备好的灵药从怀中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你就这么装着?”

看着乐阳递过来的三株灵药,索妮还来不及观看,便是愕然的责备了起来。

只见三株灵药就这么‘原汁原味’的呈现在眼前,连一个简单的包装都没有。

“真是糟践东西啊!”

索妮心痛的接了过去,她做为拍卖行的人,耳濡目染,知道灵药一定要用好的盒子包装起来,才不导致药力流失,特别是越好的灵药药力流失得越快。

“怎么糟践东西了?”

看着索妮一副心痛的模样,乐阳不明所以的摸了摸头,奇道。

“难道你不知道灵药需要好好保管才不导致药力流失吗?”

索妮郁闷的翻了翻白眼,教训了起来,心道:“还医师呢?连这diǎn常识都没有。”

“哦。”

乐阳摸了摸下巴,呵呵笑了起来,其实他并不是不懂好好保管,而是自从收服吞天盆后,他便发现了一个秘密。

他发现这吞天盆能够自主的吸纳天地间的元气,那药王之所以长盛不衰,就是这个原因。

就算是他把吞天盆收入手掌中后,这吞天盆也可以缓缓的吸纳天地间的元气,外人很难发觉,但乐阳自己却很清楚。

所以这吞天盆不仅是栽种灵药的宝盆,居然还是存放灵药的宝库,随时受灵药的滋养,药力根本不会外泄。

如此一来,乐yang根本不用管那些灵药,它们也不会质变,不过这个秘密他是不可能同别人説的。

“似乎真是千年灵药啊!”

手中淡淡的药香,将索妮的心神吸引了过去,停止了对乐阳的责备,忍不住仔细观看了起来,随着观看,索妮惊叹了起来。

俗话説得好,没有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路。

索妮一直待在拍卖行,虽然不是鉴定药师,但千年灵药可见过不少,这一看便立刻肯定了几分。

反复将灵药又看了几遍后,索妮快速将药收了起来,迫不及待的起身道:“我这就去帮你安排。”

説完,速度极快的冲出了xiǎo院,转眼消失了影迹。

四川医院哪里前列腺炎好
广州治前列腺增生价钱
昆明哪里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上海附近哪里有妇科医院
陕西白带异常去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