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六爻书 第28章 飞蛾·扑火

发布时间:2019-10-13 03:06:05 编辑:笔名

六爻书 第28章 飞蛾·扑火

房刺眼看这就要进入青龙七杀门了,被折磨的不人不鬼的王世冲就是这么“凑巧”的恢复如初了,人总是对未知感到恐惧,他也不例外。但想起那影之主,还是高声喝道:“放了荆瑶小姐,要不然今日定叫你有来无回。”

“放了你的双剑,不然待本道娶了你家小姐,打发你去北冥做探子。”王世冲见这人空口白话就让自己放人,也是忍俊不禁。

房刺一愣,其余五人也是一样。

荆瑶见他六人望来,盈盈一笑,“还不开启传送阵,让我爹爹来看看他这狂妄的女婿。”

如此情景,王世冲也未想到,不过若是能够不动手就去到嘶鸟宫倒也美哉。当下搂住荆瑶向下掠去,落地后一把扯下荆瑶面纱,道:“这面纱我都摘了三次,你还敢戴,毁掉算了。”

荆瑶看见王世冲手上一捏冒出火焰,也不知是被收了还是被毁了。待看见面前六人怔怔望着自个,俏脸微红,怒道:“还不开启阵法。”

符文闪烁,王世冲搂着荆瑶当先向这平地冒出的甬道走去,整个人都贴到荆瑶身上。

在这潜龙谷中也分不清白天黑夜,更是看不到日月星辰,充斥着妖异压抑的碧绿色光芒。

青龙七杀门,王世冲携荆瑶一路飞过,落在门房阁楼之上运起内息,喝道:“荆茗,给我出来。”

“竖子好胆!”一声风响,就有一精神矍铄,两耳肥大的老者跃来打下一掌,如山如岳,笼罩了整个青龙七杀门。

王世冲心中暗道现在的嘶鸟真是越来越不像个刺客,都不用偷袭了。甩去一剑炸起雷光逼退那老者,复又掐了荆瑶一把。荆瑶只好向这前方老者说道:“子名执事,这是……”

荆瑶话还没说完,王世冲反到不高兴了,揶揄两句老而不死,还不忘对荆瑶说道:“这幽窟太过吓人,还请娘子多加小心才是。”

寒光闪过,出现一金甲男子,浑身只有口鼻露出。开口说道:“子名师叔,让我来吧。”

前一刻被那天雷炸在掌上的子名已然受了内伤,暗道这人来得好,也是后退了几步避开王世冲。

看见越来越多的寒光聚在这青龙七杀门,王世冲只觉头脑发热,浑身血液都被点燃,不管不顾正要拼个你死我活。

幸好这时候荆瑶开口,接过那金甲男子的话来,道:“疾风,别乱说了。”

那叫做疾风的男子听见荆瑶这话,身上杀气陡然攀升。

王世冲模糊看出疾风心思,更是亲昵地搂抱荆瑶,调笑道:“这人谁啊。”

疾风正要发作,看荆瑶拿出一块上面刻着六片羽翼的令牌来。身子略微有些颤抖,道:“你难道真想嫁给这小子不成,用六翼龙牙令来阻我。”

哪管这疾风妒火中烧,荆瑶咯咯发笑,道:“凌云师傅说过,助我降服妖兵,破阵归来者。我夫婿也。”

“好,我亲当阵眼,看他能不能破。”疾风狂吼一声,飞掠而去。

王世冲含笑不语,心里却也满是忐忑。听这话语,难道这荆瑶真想嫁给自己不成,不过此时一切顺利,待会见到杨清,直接杀出重围,若是嘶鸟宫胆敢阻拦,说不得掏出定珠远遁襄阳,来日告上祖庭,收了这嘶鸟宫的影杀道。

“宫主听闻瑶儿天定夫婿来到,叫老头子前来迎接我嘶鸟宫乘龙快婿。”说话那人手上无刃,也不遮面,紫袍飘飘,丝带飞扬。

房心龙箕角尾六名青龙弟子,同陆续赶到的一干弟子,齐齐跪作一片,恭声道:“参见大长老。”

王世冲一看这架势,得。还来了个高手,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再看荆瑶,笑吟吟的抬了抬下巴,对着子龙长老说道:“凌云师傅,你看瑶儿好看么。”

王世冲接过话来,“那是当然,走走走。去里头看看,站这外头都吹半天冷风了。”

说完便暗暗擒住荆瑶,朝着前方走。

凌云似笑非笑,往旁边退出两步,做出个请的姿势,其余人等更是让开一条道路。

说不怕是假的,嘶鸟宫的大长老,鬼知道是什么修为。王世冲内里衣物早已经被冷汗浸湿,走出人群外,抬脚一蹬踢碎眼前看到的一道小门。

遍地黄金珠宝堆满了整个大殿,其中不乏有法器灵药,各种珍稀材料,就这样堆满在地,足有三丈多高,把个王世冲看得差点忘了这是在哪。

心有余悸的王世冲摸了摸鼻子,讪讪说道:“娘子莫笑,待我俩拜过天地洞房花烛之后,这些都归愚夫,到时候为夫挑一两件带你去海外玩玩。”

荆瑶眼底掠过一丝寒意,冷冷说道:“你还真以为能娶我不成?”

娶个毛线,要是我有牧掌教那等修为,就先把你爹提出来打个半死再说。

心中暗爽一把,王世冲咧了咧嘴,腆着脸笑道:“此言差已,我可是半步都舍不得让你离开,荆掌门肯定会被我诚意打动,将你许配与我。”

这话里话外,无不透露着以人质要挟嘶鸟宫。

荆瑶心下思量起对策来,也没发现王世冲挥手收了一对黑白双枪。

行过宝库,越过暗道,一路行去越走越黑,刚开始时还有着零星的油灯,随后便是一片黑暗。

王世冲洞开灵目悄然拔出蟠钢剑,冷笑道:“看来岳父还要考验考验我阿。”

感受到身旁王世冲修为大放,荆瑶眼中露出困惑之色,道:“难道你在船上受的那些折磨是假的么?”

王世冲从荆瑶眼中倒影一看,疾风从背后杀来,回身就是一剑袭去。

那剑刃如风,避无可避,疾风受了一剑现出身形

,护住要害原地一个翻转使出影遁,掠向甬道上方。

王世冲看他影遁,也无法阻他施法,生怕再被残影剑之类的剑法钉住。拉着荆瑶一跳,脚下就出现了一把气劲形成的飞剑。又使手诀化了两个格子,真真正正是游身自在,从未感到剑煞化罡是如此容易。此处莫不真是在建木下?

王世冲挽了几个剑花打落一地飞镖飞刀飞针之类的暗器,向荆瑶说道:“这甬道有多长阿。”

“不远不远,就快出去了。”荆瑶呵呵笑着,站在飞剑上感到很是新奇,还跳了一跳,害的王世冲一个踉跄。

疾风抓准时机不知从哪处飞来,两手交叉往外打出。

王世冲一看这不是回环剑么,可不敢硬接,一剑竖起左右格开。

疾风两柄回环剑往中间一夹,王世冲很是规矩的送剑而入使力一绞。

没想到这疾风还不如亢刺,他没有亢刺那种缠兵如布条的强悍实力,就被王世冲一剑挑开回环剑,当头一刺。

疾风胸口金光一现,四道气刃一绞,掉在地上。王世冲御剑飞去,只见地上残留些血肉,那疾风还是逃了。

王世冲也不多说,叫了一声,“这鬼地方一点亮光都没有,不爽,不爽。”

张口一喷,口吐玉晨雷,轰的一声将甬道烧的通明。

荆瑶看了王世冲这舌尖画符瞬间施法的本事,眼中倒是掠过一丝讶异。

火焰掠过,王世冲看见除疾风一眼而过的身影,隐约还有六个人在前面一道略微宽敞的空地,心道不妙,这是要布青龙七杀阵。

探手点住荆瑶身上几处穴道,道:“娘子勿恼,在这好生站着,待我将这些拦路鬼尽数杀退。”插剑回鞘。双手一握,鸡鸣枪鬼谋二字闪烁,朝前一捅。地面石块飞溅,裂出好几条缝隙来,火龙现世。

而场中七道身影化为一条三指青龙,青龙携威一爪拍来。

身边只有庞大的龙身若隐若现,时不时一道光芒掠来,龙头狰狞一爪拍下。王世冲抱枪滚过,蹬起一脚踹在龙头上。

那龙头嘶吼一声,口中喷出道道残影。

只见王世冲运起鸡鸣枪,鬼谋二字闪烁不止,道道火龙飞掠出来,压住青龙抓来一爪,借力跃上青龙脖颈。

身后有着轻不可闻的咻声,王世冲向前一趴握住两个龙角躲过这一击,一枪划向身后,疾风显出身形。王世冲看见了哈哈笑道:“哥们,就算我娶了个漂亮媳妇你也不能眼红成这样吧,心胸狭窄可对身体不好。”

疾风握住两柄回环剑插入自己胸膛,那回环剑头大尾小,尾端只是一个铁环被疾风手指扣住做柄。疾风怨毒的看着王世冲,一字一顿道:“你必须死!”

“难道是叫我骑这青龙前去见荆茗,好,这便降了它。”王世冲说完一手扳住龙角往上提去,一手拿着鸡鸣枪和疾风对战。

疾风立在这青龙七杀阵中,两柄回环剑使得出神入化,都看不清他手上是不是真的拿了武器。

而王世冲打出道道火龙叫那疾风应接不暇,可算作是戏弄这学艺不精的小子了。

甬道炸开,一条青龙飞出,在一空旷的地界四处盘旋,摇头摆尾,青龙头颈处王世冲握住龙角胡乱撞去,还提着一杆长枪挥舞不停。

原来这任意翱翔的法龙,竟是被王世冲一手提着四处飞跃的。

官网长春牛皮癣医院哪里好
广州治疗妇科哪个医院
山东的女性不孕不育医院哪家
江苏的性病医院是
武汉非常好的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