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裙带几何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3:29 编辑:笔名

裙带几何  黄洋  肖生抬起酒杯,扬了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对一桌子的人说:“喝,大家喝,把杯子头的喝完,吃点饭了。”倪春歪着光光的额头,似笑非笑地对肖生道:“喝完想吃饭那是你的事。难道你不喝就叫大家也像你一样不喝?”肖生知道倪春这是故意为难他的话,因此慢条斯理地说:“随你咋说,人家不得哪个会像你这样理解。因为这么晚了,大家的肚子也饿了。当然,我陪不了大家,我还有事!”肖生的娘舅老石皮笑肉不笑地对肖生说:“你有事就明讲,自己喝了、吃了就走,假意地讲哪样客套?你要走你走你的,我们慢慢喝。”倪春与肖生是姨表,听倪春说他有事就问:“难道今天你还想赶回喀漏去?”肖生淡淡地说:“不去,在城头有事。要去西山找个人,找个姓杨的老人,和他电话联系好的。”肖生说话好像有什么顾虑。倪春把头伸近肖生,附耳低言道:“自家老表,你给我说真话,你去找西山的老杨有哪样事?”说完把耳朵侧过去。高大而清瘦的肖生对倪春的动作有点不耐烦,因此高声道:“我去找个他看个日子。”老石一听,虑而紧张地问道:“看日子搞哪样?”肖生忙欠身答道:“给我老爹包坟,立块碑。”老石一本正经地说:“到时候要讲一声,不然的话我要骂人啊。”说着从桌上铝盆里的大杂烩里,拈了一块回锅肉,低头放进张得大大的嘴里。嘴角流下蚯蚓似的一条红油。这时候,肖生再次举杯邀请大家一起喝酒。老石觉得自己的嘴角有点痒,眼睛在桌子上到处搜寻。桌上的餐巾纸都有被用过的迹象,他左手掌一扬,就揩掉了嘴角的油痕,然后两手一搓,就算完事。在座的人们吃菜的吃菜,啃鸡骨的啃鸡骨。有的还翘着腿,抽着烟,悠悠地吐着烟圈。  念经开始,和尚入座,经书摆出,哀乐声起,木鱼敲响。大家随便看了一眼,继续喝酒。  倪春重新恢复被打断的思绪,凑近肖生问道:“你打算怎样包法?”倪春的意思是想问肖声,包坟是自己请人帮忙做或是干包?肖生却说这事不管咋做,都由他一人出钱。看得出肖生是有点钱的,但并不富有。不过说这话还是想显示一下自己。所以不直接回答倪春的话。倪春眉头一皱,调过话头对肖生说:“到时候我可不可以来看看?”老石自顾自地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酒,从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一支烟点上,猛吸一口,然后对倪春说:“你要去你去,他要这样做我是不会去的!不讲不去,讲也不去!”  在一旁吃饭的肖生的姨妈、倪春的母亲吴莲花也听出了点道道,于是接过话来,直截了当地对肖生说:“你的本事大很,你一个人负责?你拿你家哥放在哪点?就算你哥哥不在,还有两个侄儿子,都成大人了,你咋当的叔叔?”肖生有些生气地说:“这是我的家事,你们不晓得,我要是给我哥家讲,那就会白得皮扯,商量不在一起,我也不得心肠做这事!”倪春的堂弟倪荣担心事情闹疆,因此,边往嘴里捡着将油炸花生,边高声打断肖生的话对肖生说:“你要到西山找人,我也要到西山有事,抓紧时间喝了,吃碗饭,我们一起去!”肖生问倪荣要去西山哪家?倪荣说和他一样。老石对肖生说:“你去哪点我不管,但你父亲就只有你家两弟兄,你要是充大尾巴草鸡,一个人负责,作为你一个娘舅,我就要管!”肖生一听,皱着眉,摇摇头,叹叹气说:“我要咋讲你才听呢?我家的事情,复杂得很!只有我一个人负责,才能把事情办好!越商量越扯不清,越扯不清,事情就办不成,就会越拖再拖!”其他人听得不明不白,也不知亲亲的两弟兄为何会走到这一步!虽然几个亲戚都觉得肖生的做法不对,但肖生却像一头犟头犟脑的牯牛,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  肖生哥哥在煤矿上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几百块钱。肖生曾经向哥哥肖华提出给父亲包坟、立碑的事。因为父亲去世时,家里只能靠寨邻弟兄帮忙碌,简简单单地让父亲入土为安。看到哥哥能挣点钱,肖生就想到这事。只要肖华同意,肖生愿意与肖华共同承担此事。可肖华说还是不忙,等大家都再宽裕些再说。其实肖华对给老父包坟、立碑之事一点也热心。因为肖华认为,为父亲包坟、立碑是个面子问题。有钱不如先建几间房子,顾好妻儿老小实在。肖生也多少晓得肖华的一点心思。肖华既然这样说,肖生作为兄弟,当然也不好勉强。但肖生好强,对肖华的态度有点不满。早就想一个人负起为父亲包坟、立碑的责任。但肖生又不希望人们看到他这样做。因为这是弟兄俩不和睦的表现,会遭到人们的非议。肖生希望人们能看到弟兄俩对积劳成疾而早逝的父亲的感恩之德,孝义之举。因为得不到哥哥的赞同,这事也就罢了。  原来,肖生家有五姊妹两弟兄。小时候,为了供他五姊妹读书,他的父亲农闲之余,自己在自己家的地后面开了个一米多高的煤窑挖煤,除了自己烧用,大量地卖出。一把铁锹,一把铁铲,几个大竹箩,一盏煤油灯,一个木制的轴轮车,就着寻低矮的越挖越深、越挖越黑的煤洞,多少年里,肖生的父亲就这样为两男三女的人口负担寻找着生活的支撑。肖生小时候看到父亲挖过煤。父亲从煤洞里出来,一身的墨。要不是那转动着的眼睛和吐着墨痰的嘴,恍忽看不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天气好地时候,父亲从低矮幽暗的洞里往外爬出来时,纯粹一个黑影。要是多有几个黑影,肖生可能会认不出哪位是自己的父亲。父亲把煤倒完,站起身的那瞬,破乱的短裤像战场上残存的战旗一样,在风中飘摇,在肖生的心中,那时的父亲,简直就是一个远古时代的非洲野人。父亲常喊肖生从煤堆里拣出块煤来放在一边,待父亲收工后好背回家去过冬。  在肖生的眼里,父亲为了这个家庭,好像一辈子,除了亲戚家有事非去不可和赶集买卖东西而外,从不曾出过远门。就连近的风景名胜也无暇光顾。父亲年轻时就患有支气管炎。按理说不应该去那种恶劣的条件下挖煤。可是,为了生活,父亲顾不了那么多。加上家中常年烧煤火,又没有烟囱将煤烟往外排,致使父亲的咳嗽越来越严重。好在肖华意识到这事,给煤烟引了条外出的路。这让父亲的又苦又累的脸上闪现出几缕欣慰。  都说母亲伟大,可是,在肖生的眼里,父亲和母亲都同样的伟大。母亲是生命之源、是生命之土。父亲是默默无闻的阳光、雨露。肖生几姊妹在母亲的怀里感到人生的温暖,在父亲的身上感到一种面对人生的力量。  然而,作为家庭脊梁的父亲,因为长期在黑暗的粉尘里曲身劳作,生活的不堪重负,让父亲不到五十就过度咳嗽医治无效而病逝。本来,哪怕拉钱借米,一家人都希望送父亲到大医院治病。但父亲总是坚持说这是老毛病,不碍事的,只是天气变化时严重的,过后会好点的。咳嗽严重时,父亲自己到山上去挖百合花托来,洗干净后蒸蜂蜜吃,吃上几天,果然就不那么咳嗽了。这时候的父亲像一个九死一生的胜利者,黑瘦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长期的劳累,父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大不如前。父亲的身体不允许他再劳累下去了,可他偏要坚持。父亲说,要是不做事情,就会觉得时间很慢,慢得像蜗牛一样。太阳也难得下山。可是,固执地坚持劳作的结果,加速了父亲生命的终结。  好在这前前后后几年里,肖生几姊妹都陆续地成了家。树大分丫,儿大分家。肖华、肖生成家后,一分为二。三间正房,一家一间,中间堂屋共用。还有一间厢房,自然归母亲所住。母亲的赡养问题,也在分家时说定,两弟兄共同负担。田地远近肥瘦搭配。两头猪,一头牛、一匹马,都平分秋色。母亲说:“分了各人奔各人的,免得做起活路来你看我、我看你地拖懒。分了,不管做哪样,自己做来是自己的,就会想法设法地做好。要不然的话,就会像集体时候,哪个都想想磨洋工,做得脱衣露食”。经过几天的酝酿、商讨,在族老的主持下,两弟兄平平稳稳地分了家。  因为肖生读过高中,又喜欢看些酿酒养殖方面的书。于是,勤扒苦奔,精打细算,三十岁上,东拉西借地在自家地里盖了个一百五十多平方的工棚,办起了小酒厂,养起了猪群。几年间,还清了债,日子也渐渐好过起来。哥哥虽然老实,但经过多年的磨练,种庄稼到是一把好手。嫂子喂猪养鸡的,也勤快俭谨。母亲帮着两家照看娃娃,添火,煮猪食,做茶做饭。哪家都争着请母亲一起吃。母亲说,如果他们弟兄妯娌有意见,她就单独生活,哪家的事她都不管。两家都怕丢面子,所以,哪怕老母亲不小心打破哪家的锅碗,或者没照看小孩,跌了跤,有啥意见都阴在肚子里,努力地顺着母亲的心。让母亲感到欣慰的,是凡是吃饭的时候,肖生和肖华两家,都要多放副碗筷,多放个凳子。就像他们父亲在世一样,毕恭毕敬地请父亲就坐。逢年过节,父亲的生日、忌日,还会倒上一杯酒,恭请父亲在之灵。每年清明,肖生的三个出嫁在外的妹妹,带着着孩子,或者全家总动员,都要回来一趟,亲到父亲的坟上,烧几柱香,燃几张纸,磕几个头。以此纪念和安慰辛苦一辈子,还没有好好享过一天福就过早离去的父亲。无情的命运,让有能力孝之以礼的肖生,面对父亲的坟茔,深感遗憾。为了这个家庭,父亲曾不分昼夜地吃苦受累。要是父亲健在,能看到肖生他们做成了个人样,那父亲的脸上肯定会常挂着宽慰的笑。可肖生如今除了每天带着浓有思念头的祭奠外,父亲的音容笑貌,只能在梦里才能相见了。好在陪伴父亲走过二十多年苦难生活的母亲还健在,他们便把这份与生俱来的反哺之情集中在母亲身上。肖生母亲在子女不断富有的孝顺中,享受着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母亲年近花甲的那年,肖生的哥哥肖华,经人介绍进了乡煤矿。听到肖华要去煤矿挖煤,母亲心有不肯,说挖煤虽然能多挣几个钱,但苦不说,还常常面对危险,天天让人担心。肖生也劝哥哥,做啥都行,不要去挖煤!因为肖生听说挖煤的人,容易得肺矽病,挖个三年、五年,要是得了那种病,得的钱还不够治病。可是,肖华说,要想多挣两个钱,又能顾着家,除了挖煤,他想不到还有哪样可做。因此,肖华执意要去。母亲和肖生都没办法。张梅也晓得挖煤是份苦差事,想到买肥料要钱,喂猪要钱,几个娃娃要要吃要穿要读书,将来还要砌房建屋,都离不开钱,也就不怎么劝阻。更何况,肖华这人,虽然话不多,想做的事,谁也劝不了。不想做的事,劝也白劝。  挖煤,虽然比做农业还要苦和累,但一个月下来,能挣好几百块钱。那是很令人眼馋的收入。而且,矿区环境还不错。下矿井时,换上帆布做的工作服。收工后,矿区澡塘里一洗,就伸伸抖抖地赶回家去。遇到熟人,人家问一声:“下班了?”肖华就会很欣慰地笑着答应一声。仿佛自己是国家正二八经的工人,比农民的身份还要高点。  可有人说,开车的人,是死了还没有埋;挖煤的人,是埋了还没有死。这话在现在肯定不对。但在若干年前,到处都是车子都难错开有公路,到处都是安全防范措施比较差的煤矿。这话不能不说有它的道理。  虽然那时的乡煤矿已配备了专职的瓦(瓦斯)检员,但并不像现在能安装监控器,用微机控制这样防范有力的科学。那时,危险随时都在威胁着挖煤工人。他们一下矿井,便像进入黑暗的地狱。所以有人说他们是埋了还没有死。  一次,肖华带着七个人,下到三号井作业。两人负责运煤斗车,四人负责挖煤、上煤。挖着挖着,感到煤层有点湿浸。肖华曾在矿上值班室的电视上看到外省区渗水事故的报道。但他没有想到在贵州山区也会有这样严重事故的发生。可为防万一,他还是叫其他人先躲开远点,他用洋锹敲一敲试试。那些人说肖华都不怕,他们还怕啥?肖华说,不管怎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说是听他的,免得后悔。有人劝他还是先出去,请工程师来看看再说,怕有危险。肖华说他干了好几年,这种情况估计问题不大。就算敲出一小个洞,看到水喷出来,应该跑得赢。  原来,这矿井挖到了这里,就与乱挖乱采时的一个旧井相联了。旧井里积满了大量的水。肖华这一敲,本来就被水长期浸透的松散煤层,突然被敲漏,猛然暴裂,水势如决堤之海,狂喷而来,瞬间将肖华冲出几十米远,冲昏在地。由于这矿区巷道从外向里斜插而进的,巨大的水流很快将昏迷的肖华淹死井下。几个同伴听到巨大的暴裂的水声,慌忙像老鼠一样往外窜,才幸免于难。  女人怕脱,男人怕穿。这样的梦,自古以来就是不吉之兆。更何况,只有身陷牢狱的人才会被剃光了头。做这样的梦,更是不祥!当张梅将这梦讲给肖华母亲和肖生听后,母亲急忙叫肖生带着张梅和肖华大儿子赶到矿上。果然,噩耗如雷。  这虽然不算什么大事故。但县里大大小小有官员去了不少。并协助矿上,找来几台抽水机,日夜不停地抽了几天,总算把水抽干,把肖华挖了出来。说是挖,是因为肖华被强大的水流冲击数十米并昏迷后,那向前冲卷着的巨浪又将他往回拉,滚滚而下的泥石,接着又将他淹埋。当人们找到肖华的时候,他的背曲张向上,他的手深深地陷在泥石里。肚子有些喷胀。看得出肖华曾经苏醒过,奋力地挣扎过。工程师事后通过勘察估计,找到肖华的地方,是第二“现场”。   共 1116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简单说说精囊炎有什么类型
黑龙江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我是男人不是男神

下一篇:那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