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李大人呀李代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2:54 编辑:笔名

一  财务部今天又招了一名会计,姓李,名代银,一问,又是江西人,把我乐的直笑。这个老板也真是的,怎么把算帐的事,都让我们江西人承包了。因为除了我之外,目前财务部的另外三个会计也是江西的。  李会计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穿一套黑西装,人长得胖胖的,肚子里像有六个月的身孕似的。鼻梁上戴副金边眼镜,好像度数并不高。如果他不是坐在我前排的座位上,在路上遇见了,我肯定猜他是哪家大公司的老板呢。  新到我们地博公司,快速熟悉和了解身边的环境是必然的。李代银真是神通广大,第三天傍晚他就拎了一袋水果出现在我的出租房里。又是敬烟,又是寒暄,闲聊来闲聊去,的话题落在公司老板张董的头上:  柳会计,老板这人的脾气怎么样?  柳会计,老板管人管得严不严?  柳会计,公司的帐麻烦不麻烦?  柳会计,老板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没?  柳会计,每个月的工资是几号发?押多少天?扣不扣押金?扣不扣房租和水电费?  柳会计,你能告诉我你的底薪是多少吗?  柳会计,老板一个星期在大陆呆几天?  柳会计,老板在这边有没有包二奶?  …………  我这人是直性子,看在同是老乡的份上,我知道的东西,能公开的东西,全告诉了他。临走的时候,我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李,你在这家公司,如果能干过三个月,或许还可以扎住根。可大多数新人,是在第十天到十五天被**的。”  我做了一个手势,“炒鱿鱼”或“枪毙”的字眼,我没说出口,他应该听得明白的。  二  据可靠内部情报透露:新招来的这个李会计表面上是让他做外帐,实际上是试用财务部经理职位的。真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财务部现在共有四人,我们三个的资历都比他老,我真搞不懂我们老板用人的标准是什么。也许他是这样想的:如果从我们三个中提拔一人当财务经理,那么就必须为他加工资;当了官又加了工资,必定让另外两个本领不相上下的人心中不服,心存怨气之后,工作起来必定要打折扣。相反的,启用一个新人,试用期工资不用给那么高不说,同时又是对原有的三名会计的一种激励,看看你们还努力不努力?  大家都猜到老板这个心思的。要不,年龄的会计老张不会对我这样说:“说句心里话,老板从外面招人当财务经理我没意见,如果是重用别的旧人,又加工资又给住高级干部宿舍,我心里不服气!”  “那是,那是。你在我们三人中,资历老,能力,老板如果从中选拔经理的话,当然非你张会计莫属啦!”  嗨,这年头没办法,只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了!反正我不想当官,俗话说“高处不胜寒”哪,当个小卒不用直接和老板打交道,倒也落得个清闲轻松。  通过观察几天之后,李代银的工作状况令我担忧。  其一:他工作一点也不主动,整天好像无所事事,一天到晚傻B似的坐在电脑面前不知干些什么。搞财会的人,就得要会在数字上做文章,初来乍到人更要勤快点,比如写点财务分析或向老板提点建议什么的,老板喜欢。  其二:他除了偶尔和我说说话之外,和另外两名会计几乎不接触,尤其是不理老张。这能行吗?我干了这么久,虽然不用去拍老张的马屁,可我也从不得罪他,因为在老板眼中,还是很器重老张的,只是他爱钱如命,经常向老板要求加工资,所以这次才没被重用。哎,这个小李呀,他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本来,小李的到来就已经令老张心中不痛快,若小李还不主动和老张搞好人际关系,当某一天老板向老张了解小李的表现,人家只要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他李代银就得滚蛋。  还有一点就是,只要老板来了,李代银这家伙明明手头没事,却不惜以错过吃饭为代价,坚持混到一个离开写字楼。殊不知,他又大错特错:香港老板是讲究工作效率的,上班就上班,下班就下班,加班并不是好事情,在老板眼里,下班走在的人通常是工作能力差的人。  再有,这家伙不识好歹。看在老乡的份上,我拿出几张月报表好心地向他讲明:哪些项目是老板要求必须要填的,不能省。可他每次总是不等我讲完,就马上打断我:“知道了,知道了!”“老子还没讲完呢,你知道个屁!下次,拿钱买我也不告诉你!”我在心中狠狠地煽了这家伙一耳光。哼,等着瞧吧,再过不了10天,你他妈的就会挟着铺盖走人的!  三  第十四天过去了。  我很纳闷:李代银这家伙怎么还没走?会不会是老板太忙,把这事给忘了?老张前几天不是悄悄跟我说,他已经发电子邮件到香港给老板了,列举了李代银工作中的十大过失,要求将他辞退。要知道,老张可是财务部的元老,我和另外一名会计应聘的时候都是经他面试的。这一次,老张怎么说话不灵了?  这天上午,我闲着无事,正在网上看言情小说。突然我面前的电话分机响了,前台文员苏小小大声地提醒我,“柳会计,快点,老板的电话!”  老板很少亲自找我的。难道说要发生什么事?  “喟,您好!张董,我是小柳。”  “柳会计呀,你这个月的关于成品仓库存的财务分析写得很棒,辛苦了,我代表公司其他董事谢谢你。希望你继续努力!——”  哇,老板夸我呢。我有点受宠若惊,连忙说,“张董,这是我应该做的。您放心,我会做得更好的。”  “行,我相信你。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新来的会计李代银今天上班第十五天了,他的工作表现我很满意,尤其是他向我提了18条《关于开拓珠三角物流发展渠道的新建议》很有开拓性,我转发给了其他董事,大家一致认为他是个人才,所以我想晋升他为财务部经理,你有意见吗?”  “啊!我没意见。以后我一定会服从他的领导,配合他做好财务部的各项工作!”  电话挂了。老张和另一名会计回过头来同时问我:  “柳会计,老板和你谈了这么久,是关于哪方面的?”  老张一脸得意的神情,也许他认为是老板要炒掉李代银呢。  “这个嘛”,我看了看前面,李代银这家伙去仓库了,幸亏他不在,“老张,下班以后再告诉你!”  吃饭的时候,老张听了我的话,手中的筷子不动了,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怎么会呢?怎么会是这样呢?他李代银能有什么本领,今后还要我接受他的领导,我吃的盐比他吃的米还要多呀——”  算了,老张。打工嘛,看开一点。管他谁当经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行了。再说了,他李代银也是江西人,是老乡,老板又没有叫四川的或湖北的人当经理,还不是我们江西人的光荣嘛——  “不行,这个地方我再也呆不下去了。我要走,明天我就写辞职报告!”哎,老张这人,真是没得救了!  当晚,在公司隔壁的会仙酒楼,我和李代银喝了很多杯酒。我们喝的是皖酒王,这种安徽产的酒在广东很有市场。  “来,小李,祝贺你荣升经理!”  “谢谢,我还要感谢你平时对我的帮助呢。以后我在工作中,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帮我指出来呀。我们是同乡,能在同一个老板手下打工,是天大的缘份,你年纪比我大,以后就是我的大哥了。来,大哥,小弟再敬你一杯!”  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李代银这小子还真有两招哇。听听,从他口中所讲出来的一番话,也句句在理嘛。真是俗话说得好,真人不露相嘛。以前,是我看走眼了。既然他主动叫我大哥,以后哇,我们工作起来就好办得多了。  四  铁打的公司流水的白领。会计老张真的辞工了。  我原以为老板会挽留他一番,给他一个台阶下,没想到老板二话没说,当场就签字了。如果老张这次并不是真的想走,使的是虚晃一枪,想趁机让老板再加他点工资的话,那就亏大了!哎,这人呀,就是不知足,人家老板是何等人物,哪能入你的圈套哇。老张七算八算,还是失去了一份好工作!这年头,像他这种年纪,一个月能拿3000元的工资,其实够可以的了。在东莞这个市场,若想再找一家,工资超过这个数是有点困难的。  老张走后,老板没有急于找人代替他的位置,而是把他手头的工作转给了我,每月给我多加了300元工资。我高兴死了!因为说实话,在这以前我手头的工作并不多,加上老张的事,我也能干完,会计这职业,不就是月头月尾辛苦点,加几个夜班就没事了!  李代银升了财务部经理后,我就开口叫他“李大人”了。没想到这么一叫,在公司里传开了,大家都“大人,大人”般叫开了。他这人也挺逗,不但不生气,偶尔还会来一两句戏腔:“小的们,跟大人喝酒去!”  李大人搬进了高级主管房,是个单套间,有电视和空调,他私人有一台旧电脑。而我原来则和写字楼的另外两个同事同住一间大房,没电视,没空调,连洗手间也是公共的。我这人怕吵,加上晚上喜欢开夜车写东西,所以进公司不到一周就在外面租了一个小套间。  接受李大人的邀请,我次走进了他的房间。嘿,没想到李大人很爱干净,房间里收拾得井井有条,还买了塑料拼图垫铺在地上。床头边书很多,和我不同的是,我全是文学方面的,而他则全是财会方面的,只有的一本文学作品《鲁迅全集》。在电脑台上,有一个小小的镜框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拿起来一看,哇,好漂亮的一个女人!  “这是我老婆,长得还对得起观众吧!”李大人站在我身后,笑着说。  “嗯,不错。没想到你这小子还艳福不浅哪。这么靓的女人都让你骗到手了!”我伸出右手,轻轻地打了他一拳。  “什么叫骗到了手?是她先追求我的呢!一开始我就是没答应,可她心思特多,有一回主动引我上钩,我当时一下子没把持住,就失身给她了!”  “哟,看来你们之间还有不少故事呢。如果方便的话,可否讲给我听听。”  “这个——行,谁叫我们是哥们呢。下次吧。刚好今天我有点事找你帮忙,这个嘛,是关于公司下半年的发展计划,我起了个初稿,你是拿笔杆子的,文字功底好,帮我修正修正。”  我当时有点感动。原来张董真没看错人。李大人不但上班的时间一心扑在工作上面,连下班也在想着公司的事情。而我这人,八小时之外是从来不想工作上的事的。  和李大人接触多了,我对他这个人的背景总算有了一些了解。他是江西赣州人,家里兄妹共三人,他是老大,脚下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父亲是乡里的郎中,心肠很好,总是免费为乡里的大人小孩看病,还能诊治猪和牛等畜生的病,用的全是自己从山上挖来的药材。李大人十六岁那年,他父亲在一次上山采药中不慎摔下了悬崖,李大人只好被迫缀学。后来,李大人的一位远房姑父有位在香港的亲戚给了李大人母亲一笔钱,资助李大人读完了高中和大学。从江西财经学院毕业以后,李大人先是在乡供销社当了两年会计,可因当时内地的经济不景气,李大人所在的商场连工资也发不出。99年秋天,李大人背上简单的行囊,只身闯入广东东莞,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  五  刚来广东的头一年,李大人人生地不熟,光有大专文凭,没有外资厂的财会工作经验,找工作四处碰壁。在长安人才市场,他被一条“十万年薪不是梦”的标语所吸引,于是就糊里糊涂地进了一家保险公司做寿险业务员。保险公司不包吃不包住,因业务需要,又要买手机,每天还要坐公交车和摩托车,三个月下来,李大人一笔保险业务也没谈成,反而欠下另一位赣州的老乡几百元钱。想想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家里的弟弟妹妹还指望他寄钱回家交学费呢,李大人立即收手不干了。后来,李大人无意中看到了一条培训信息,他脑子一转:如果我在广东参加三个月的会计培训班,学会了这边做帐、海关和报税的一套程序,那么找工作不是容易得多?可是,培训费要800元,哪里去弄这么多钱呢?对,白天去工地干活,晚上去上课。广东还是好人多。李大人找的那家工地,是四川人承包的。那个包工头真是好心肠,当他得知道李大人是因为没钱参加培训班才来工地干活后,二话没说,天就预支800元的工钱给李大人,让李大人少了后顾之忧,吃的住的都解决了。  三个月过后,李大人在人才市场上只投了三份简历就面试成功了。他打工的站是虎门北栅的一家名叫开达的港资制衣厂,经营性质是三来一补,专门生产出口时装。他的老婆金梅,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金梅是一位来自广西的女孩子,在写字楼做跟单文员,人长得非常漂亮,被厂里的老少爷们称之为厂花。李大人进入开达厂的时候,金梅正在和板房的一位姓孙的主管谈恋爱。孙是金梅的同乡,他们的感情很好,就差没有同居。除了这个板房的孙主管之外,写字楼还有一位名叫恒云的会计(他就是李大人的前任)暗暗地喜欢金梅。就在李大人进厂的前一个礼拜,恒云私自贪污了厂里的一笔采购布料款,听说有8万多元。恒云逃走的那天晚上事先偷偷将金梅灌醉了,带着金梅乘出租车离开了虎门。在车上,恒云色胆包天,想非礼金梅,谁知金梅及时醒来,大喊救命,好心的出租司机趁机将车停在一个人多车多的立交桥上,想放金梅下车。恒云生怕贪污公款的事情败露,于是只好放弃美人,带着钞票跳下车连夜逃走了。逃过一劫的金梅衣冠不整地回到厂里,倒在男朋友孙的怀里大哭。可姓孙的那个王八蛋不但没有安慰金梅,反而打了她一记耳光,误会金梅已是残花败柳,和她分手了。   共 1411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不射精症初期症状表现有什么
黑龙江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