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的女兵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6:32 编辑:笔名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和身体有了知觉,浑身上下火辣辣地疼。她的耳边响起了呼呼的刺骨的风声,夹杂着细碎的砂砾和黄土,打在自己的脸上,一阵钻心地灼痛。遥远的山边不时传来时断时续的野狼悚惧地嚎叫声,那叫声在寂静空旷的夜晚显得是那样的凄厉和恐怖。
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没有月亮的光芒,她什么也看不清。她动一动自己的手指,发现自己的两手使劲捏着一些圆咕隆咚冰冷糁人的石头。她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是趴在一条小河的河边上。从前天晚上部队被打散之后,她就进入一条河谷深沟,她沿着河边一直艰难地往前走,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任何东西了。幸亏河里有结了冰的细水,她就砸一块冰凌当作干粮,这才没有被饿死渴死。她的两只草鞋也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她想,大概是草绳跑断了,两只草鞋就自然脱落了吧?她穿着团长大姐硬披在她身上的夹袄,比其他的同志暖和多了,可仍然抵挡不了祁连山刺骨的寒冷。自从整个团被敌人打散以后,她身上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没有枪,没有水,没有粮食,没有其它任何御寒的衣物,就凭一身单衣和夹袄顶住了祁连山三月的严寒。她的帽子也不见了,乌黑的短发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上面结了一层由血水、汗水和冰水混合成的灰痂,看不出秀发的模样。她浑身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到处掉着撕碎的小布片,脸上、手上、脚上都是血迹,汗水、泪水、血水、硝烟、灰尘混合凝结成的黑红的颜色敷在脸上,看不清她本来的面目。
她叫李月娥,是军团政治部直属文工团的红军女战士,今年才十七岁。她们团在行军中主要承担宣传鼓动的任务,遇到打仗时就帮助卫生队的同志照顾伤病员。她会唱山歌和打竹板,有一个天生的好嗓子,在家乡被人们称为会唱歌的百灵鸟。她十四岁进文工团,是文工团里年龄小的红军战士。
她动了一下手指头,感觉自己还能动弹,就使出浑身的力气想爬起来,可身子实在是太重了,她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趴在地上。又歇了不知多长时间,她又咬着牙继续向前爬,她感觉身旁好像有流水声,她就侧过身子,拐过头往河边爬。三月的祁连山虽然仍是冰天雪地,可冰凌的下面,流动的雪水已经开始融化,听得见哗哗的流水声,她觉得春天离她是越来越近了。她爬到河边,用石头砸下一块冰块,在干裂的嘴唇上蹭了蹭,她感觉两片嘴唇好像要被冻在一起,她又伸出发热的舌头舔了舔,舌头上的热气终于将冰块融化了,冰水一滴一滴滴在她的嘴角和嘴唇上,她感觉潮湿的水流湿润了她的口腔,并顺着她的舌根流进嗓子眼里,她觉得这冰水甜极了,香极了。温润的冰水刺激着她的味觉,她觉得肚子更饿了。她大口大口吃起来,吃了很多冰块,以至于觉得肚皮有些发胀,可她的肚子还是饿,还是觉得很空,尽管肚皮已经撑起来了,可她仍然觉得很饿很饿,真想把身边的石头全都吞进肚子里去。她知道自己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进食一粒粮食了。
她喝饱之后觉得身上有了一些力气,就伸手在身上摸索,她想再找找看,看能不能再找到一些什么吃的。可是,她摸遍了全身,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作为食物下咽的东西,但她却在夹袄里面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两块竹板,那是她的武器,她就是用这两块竹板唱歌和战斗的,她一下子觉得身上有了力量和勇气。这两块竹板给了她极大的鼓励和勇气,她就是打着这付竹板为战士们唱山歌打快板鼓舞士气的。所以,当她摸到这付竹板时耳边就好像响起了冲锋的号角和嘹亮的歌声。她的士气倍增。
这时天空已经有些发白,而她的眼睛也在漆黑的夜空变得越发明亮起来。她已经隐隐忽忽看见周围旷野的轮廓了,大山的影子已经在发白的天空下显得十分的分明。她侧身掏出竹板,在手里轻轻敲击起来,“嘭”,“嘭”,“嘭”。这微弱的声响在寂静的河谷显得孤独而清脆。她想通过这声音给自己鼓鼓劲,壮壮胆,同时也给周围的人报个信,她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有没有自己的同志。她一个人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里实在是太害怕太孤单了。
在几声竹板响后,前面不远处果然有一个大石头似的东西动了起来,她警觉地贴着河床趴下来,轻轻地喊了一声:
“谁?”
“我。”
她听见也是一个女人微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恶意,她凭直觉觉得这是一名同志。她就砸了一块冰块向那一团黑影爬去,那黑影也朝自己爬了过来。
看清楚了,那就是一名红军战士,不过,她并不认识她。
只见那个黑影靠近自己,模模糊糊的面部看不清脸的轮廓。她流着齐耳的剪发,看起来是一个女战士。不过,看样子,年龄要比自己大许多。
“你是哪一部分的?”
“军团政治部直属文工团的,你呢?”
“方面军干部团的。”
“啊,大姐!呜……”
月娥听见自己亲人的声音,就将手搭在那位大姐的肩上哭了起来。
“小同志,不要哭,红军战士不兴掉眼泪。我们要坚强,要有铁一样的意志!”
“整个团……整个团都没了,师部也被打散了,我们十几个女团员都被打散了,我找不见自己的部队。”
“不要怕。红军永远都是打不夸打不烂的,即使剩下一个人,我们也要战斗到底。我们决不放弃!”
“嗯。”
“你叫什么名字,饿了吧?来,我这里还有一把炒青稞,把它吃下去。这是我第二次过草地时留下来的,一直没舍得吃。”
那位大姐掏出一个灰色的小干粮袋,仔细地倒出里面仅有的一把炒熟的青稞,又抖了抖空空的袋子,把手里的青稞递给小月娥。
“大姐,你也吃一点嘛。”
“我不饿,你吃吧。”
“你不吃我也不吃!”
“哟,看不出我们的小文工团员还是一个犟脾气。好,我吃。我陪你吃。”
大姐从月娥的手里捏了一粒青稞,放在嘴里认真地嚼起来。看大姐吃了,月娥噗哧一声笑出声来,也捏了一粒吃起来。
“真香!真好吃。”
“瞧你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大姐在月娥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也咯咯咯笑了起来。
当两个人趴在地上将一把炒青稞吃完之后,两人就觉得浑身有了力量,她们互相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这时,天已经亮了。她们就坐在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儿。月娥是一个天生爱美的姑娘,她觉得自己的脸太脏了,就想砸破冰块用河水洗一洗自己垢满灰尘的脸,却被大姐制止住了。
“为什么?脸都这么脏了,多难看呀?”
“不要洗,现在对敌斗争情况这么复杂,到处都是马匪,留着这些伤疤还可以作为掩护。现在,我们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我们要学会保护自己,我们一定要保存自己,找到部队,回到红军队伍中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在哪儿能找到自己的队伍呢?”
“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寻找大部队,寻找红军。”
大姐向四周看了看,对月娥说:“走,前面河面窄,又有许多大石头,我们过河去,翻过那座山再说。看看山那边有没有红军。”
月娥就牵着大姐的手过了河,向那座大山走去。
她们好不容易越过那座大山,连滚带爬滚到山下,却发现到处是一眼看不到头的戈壁和沙漠。
大姐拉着月娥的手说:“这里不能走了,到处是石头和沙漠,还得再翻回去。我们顺着河往下游走,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兴许能碰上大部队。”
她们又翻过山,原路返回。她们继续沿着河流的方向往下游走。不过,这一次,她们走的是河的另一边。
走了大概一晌午的工夫,她们来到一个河口地带,发现到处都是尸体,看衣服,有红军的,也有马匪的,还有死去的战马。不过每个人身上都没有枪或什么武器,大概不知是红军或马匪在打扫战场时将军用物资全部掠空了。她们就从敌人的尸体里将红军战士的尸体找出来,一个一个抬到山坡底下,然后用石头给她们垒起一座座坟墓。在河边上月娥发现一具尸体,走进一看是一个红军战士。大姐走过来将她抱起来,发现还有一丝气息,不过呼吸非常微弱。大姐就示意月娥从河里取出一块冰来,大姐先用舌头偿了一下冰块的温度,又照着太阳晒了晒,那冰块就开始融化。冰水一滴一滴滴在女战士的嘴里,女战士终于醒了,原来,她又冻又饿又累,饿昏了。当女战士醒来,发现抱着自己的是自己人时,就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大姐就让月娥过去看看。月娥拿掉大石头周围的小石头,发现里面竟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大姐见是一把匕首,高兴地笑起来:
“这回我们有救了。”
她把女战士轻轻放在一片细小平坦的鹅卵石上,从怀里贴身掏出一个小油纸包,打开来,原来里面是半盒火柴,那是部队兵工厂生产的,大姐特意留着转移路上用的重要战略物资。大姐真是一个有丰富经验的人。月娥打心眼里佩服。还有这位二十多岁的姐姐,她竟然能藏起一把刀子,这把刀可是有极大的用场啊。她在心里佩服这两个大姐。大姐让月娥去旁边拣一些干柴火,在那位昏迷的女战士跟前拢起一堆火,然后自己走到一匹马尸前,用匕首割下一块冻成冰块的马肉,用一根棍子穿起来,放在火堆上烤,然后又割下更多的马肉,说是路上的粮食。火光映红了三张疲惫的笑脸,她们感到特别的亲切,特别的暖和。火堆上肥肥的马肉立刻飘出浓浓的肉的香味,月娥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三个饥饿的红军战士在大姐地带领下,美美地吃了一顿丰盛的马肉大餐。她们就着冰水,吃着半生不熟的马肉,聊着心里的往事,别提有多高兴了。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地慌,何况她们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了。她们在水足饭饱之后,果然精神抖擞,斗志昂扬,昏倒的女战士也恢复了体力。她们干燥灰暗的脸上浮现出美丽的笑容。
大姐觉得那位女战士恢复了体力,就郑重其事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部队的?”
“我叫蒋英,是独立师二团三连战士,卫生员。”
“你是党员吗?”
“是的。”
“你呢?小姑娘。”
“我……还没有……”
月娥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好,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湘南,是方面军干部团卫生队队长,部队打散后走散了,没有赶上总部首脑机关。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已经和部队失去了联系,一切行动要由我们自己决定。为了更好地完成归队的任务,我们应该成立一个临时党小组,我们不管走到哪儿都要跟党走,听党指挥,永不叛党。你同意吗?”
“我同意。”
“那我们选一下党小组长。”
“大姐,你是队长,党龄比我长,就由你来当党小组长。”
“还是你当吧,你是战斗部队出身,有战斗经验。”
“不不不。——”
两人争执不下,还是大姐林湘南当党的小组长。
“那好,”林湘南说道,“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就是考验我们每个人党性的时候,我们要紧紧团结在一起,统一行动,服从指挥。下来我们研究一下下一步的行动路线和主要任务。”
“我们独立师全都被打散了,听我们团长说军团首长同意北上找中央了,西路军这次西征,损失惨重,一部分突围出去的去了陇南和陕北,一小部分去了新疆,大部分被拚掉或者打散了。”
一阵沉默。对这些年轻的红军战士来说,她们并不知道红军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西路军的首脑张国焘干了什么。
“那我们也去陕北找党中央和毛主席。听说毛主席和中央红军已经在陕北扎住根了,毛主席又回到了红军的指挥位置。”
“我们再也不能往西跑了,我们要北上找红军,早日归队,早日奔赴抗日前线。目前我们迫切的任务是保存自己,不作无谓的牺牲,找到大部队,找到组织。如果实在找不到部队,我们就顺着原来的路线退回到根据地,找留守红军部队打游击去。”
“听说妇女团的好多战士都被马匪抢去当老婆了。”
“什么?给马匪当老婆,那怎么办?太可怕了!要是马匪也把我们抓去当老婆该怎么办?”
月娥吐了一下舌头,恐惧地说道。
“我们是红军战士,决不当俘虏。即使被敌人抓住,我们也要想办法活下去,活下去就是本钱,我们还是要找部队。但是,在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背叛党,背叛红军,出卖同志。要知道,我们的身体和灵魂已不仅仅是只属于个人,我们是党的人,是红军战士,我们要战斗到一刻。”
“湘南姐,我也要入党,我也要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月娥向着林湘南坚定地请求道。
“在这个严峻的时期你要想好,加入这个党是要为之奋斗终身的,在党的利益面前,要牺牲个人的一切,甚至生命。当然,能在这个时候提出加入党,这说明你的觉悟很高,但加入党是有条件的,看你是不是够一个党员的资格和标准。”
“我愿意照党说的去做,愿意为党的事业付出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好,我愿意做李月娥同志的入党介绍人。”
“我也愿意做李月娥同志的入党介绍人。”
“那好,按照党的规定,在加入党组织以前,个人要志愿提出入党申请,党还要对入党积极分子进行培养和考查,我们党小组同意确定你为入党积极分子,你要接受党交给的任务,自觉接受党对你的考验。”

共 9 6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女兵,是战乱中的巾帼英雄。巾帼女杰为何行?国破家亡匹夫责,为救国难不惜身。虽然被禽兽不如的匪兵占有了肉体,也无法摧垮她的意志。小说采用独特的叙说手法,勾勒出了一代女英雄的高大形象,读后气愤填膺,热血沸腾。【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12-07 18:51:44 小说文笔精湛老练,故事惊心曲折,紧扣人心。精彩! 联系QQ:1071086492孩子积食发烧怎么办
脑溢血吃什么中药
疏通心梗的药物
拉肚子如何快速止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