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资产证券化未拒政府性债务大量平台贷款或入

发布时间:2019-05-14 20:11:35 编辑:笔名

资产证券化未拒政府性债务 大量平台贷款或入池

资产证券化未拒绝政府性债务:2015融资平台贷款会否大量入池?

信贷资产证券化与大部分企业资产证券化相比,在交易结构设计上具有很大差别。信贷资产支持证券的入池资产,单一资产占比绝大部分不超过15%。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12月15日就《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备案办法》及《基础资产负面清单》等配套规则征求意见。列入负面清单的基础资产包括:以地方政府为直接或间接债务人的基础资产,在PPP模式下应当支付或承担的财政补贴除外;以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为债务人的基础资产。

外界由此反复解读禁止地方政府性债务资产证券化之说。事实上,目前这一清单,其实只可能在年发行总规模相对较小的企业资产证券化规程中执行。年发行量是上述市场8倍之多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市场中,监管部门尚未释放与政府融资平台信贷资产有关的明确监管信号。

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横跨交易所、银行间市场。一边是交易所市场城投企业融资黑天鹅事件频出,一边是银行间市场风平浪静。

2014年,证监会管辖的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量可能只占总量的一成左右。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2014年月,中国资产证券化产品共发行2642.1亿元,其中信贷资产证券化发行2285亿,占比超过86%。而证券、基金(子)公司的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占比10.26%。剩余是银行间市场发行的资产票据,占比3.26%。

亦有熟悉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券商人士担心,如果不对平台贷款资产证券化加以限制,现有尚不明晰的平台贷款违约风险将可能通过证券化渠道扩散。

平台信贷会否加快资产证券化?

截至2014年12月10日,银行间共发行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56单,发行金额2346亿元,占资产证券化领域份额。

但是,中诚信国际结构融资部总经理钮楠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入池资产中,平台类贷款占比甚微。中诚信国际参与评级的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中,入池资产几乎没有纯平台性质的贷款。中诚信国际负责上述已发行产品中31单产品的评级,市场占有率。

钮楠告诉,事实上,目前金融机构已发行的信贷资产支持证券都是选取了其质的资产入池,很少将平台贷款入池。而且央行和银监会重点鼓励三农、小微和消费类等贷款入池,平台类贷款并不在其中。

业界普遍认为,随着11月20日银监会1092号文的下达,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标志着信贷资产证券化进入常态化,随着相关流程简化、发行总额度也可能提升,平台类贷款亦可能更多成为入池资产。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指出,由于银监会对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实质要求较为严苛,部分发行人缺乏证券化动力,投资者亦无法满足于低迷的收益率,一度造成信贷支持证券供销两不旺的困局,第二轮试点额度事实上都并未使用完全。曾刚认为,应扩大基础资产池的品种,只要信息披露完全,不良资产亦可入池。

钮楠则认为短期内应该不会有大量纯平台性质的贷款入池。她认为,未来金融机构是否增加平台贷款类资产入池比例,取决于多方面因素,比如调控的政策、投资者的偏好和证券化的目标是否需要调整贷款投放行业等。

有熟悉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券商人士担心,如果不对平台贷款证券化加以限制,现有尚不明晰的平台贷款违约风险将可能通过证券化渠道扩散。

钮楠则认为信贷资产证券化风险相对可控。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信贷资产证券化与大部分企业资产证券化相比,在交易结构设计上具有很大差别。信贷资产支持证券的入池资产(以CLO为例),一般会覆盖个行业、多个地区,入池户数少则十几个,多则上千个,单一资产占比绝大部分不超过15%,因此风险较为分散。

同时,通过优先和次级等交易结构的设计,地保证优先级债券的安全。而大部分企业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较为单一,风险比较集中。在企业证券化的领域,钮楠更看好租赁资产、互联金融和小贷类资产等风险分散性好的证券化产品的发展前景。

曾刚则认为,眼下平台贷款入池的风险来自不确定性。他并不认为平台贷款自身具有较大风险,而是由于平台贷款的债务属性尚未彻底厘清,对信贷资产证券化这样的标准化产品来说,风险的不确定性将带来定价难题。

两成企业资产证券化项目或踩雷区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17日,2014年共有19只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发行,规模约291亿。其中有4只已发行产品踩中负面清单雷区,占发行总数两成。

其中两只产品属于BT项目的资产证券化,规模约45亿,占比约15%。2014年1月初获批的海通资管-浦发集团BT回购项目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规模15.8亿。发行说明书显示,该计划的基础资产是上海浦东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与浦东新区政府签订的12个BT回购合同。专项计划分为优先级和次级两级。优先级由机构投资者认购,次级由原始权益人浦东发展集团认购。

这一度被认为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产证券化(ABS)项目再度开闸,进入正常通道。在此之前,平台类ABS项目审批曾暂停9个月。

另一只是同样于2014年1月获批的吉林城建BT项目资产支持收益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规模29.7亿,由广发证券发行。

还有两只棚改和保障房概念项目符合负面清单,规模34亿,约占12%。

其中之一是国联证券发行的建发禾山后埔-枋湖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规模14亿,2018年12月28日到期。这项计划的基础资产是厦门市湖里区财政局按照《后埔枋湖片区旧村改造项目资金运行协议》等政府文件规定未来五年应支付的薛岭B、枋湖A1、枋湖A3地块土地出让金的85%,经评估预计为30.01亿元。

另一只为中信证券发行的徐州市保障性安居工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规模20亿。基础资产是徐州市新盛建设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在《徐州市保障性安居工程棚户区改造配套定销房收购协议》项下对徐州市人民政府享有的特定金额的债权。徐州市政府作为债务人将在专项计划存续期内每年向专项计划支付相应的收购价款,合计25.6亿元。

中原证券发行的大成西黄河大桥通行费收入收益权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恒泰证券发行的迁安热力供热收费权专项资产管理计划、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公司发行的淮北矿业铁路专用线运输服务费收益权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其基础资产均属于基础设施收费权,不属于负面清单范畴。值得注意的是,在迁安热力项目中,管理人引入了当地的综合性城投公司兴源水务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公司作为全额担保方,并且与原始权益人迁安热力公司同属地方财政控制。

聚氨酯保温板
嘉善新房
卡布灯箱厂家